Category Archive 家庭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家庭课堂II】|第十三讲:如何改善自己与原生家庭的关系?

 

 

课堂内容:

主内的兄弟姊妹们,主内平安!我们差不多已了解,原生家庭为我们带来的“礼物”,我们需要有能力去接受,也需要有勇气自己去独立面对。我今天想和大家探索的是:如何改善自己与原生家庭的关系。

在开始之前,我想先明确:我们了解、探索、改善的目的,都是为了改变自己,让自己的生命更丰盛。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我们的家庭,而不是要“改变”家庭。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指责他们,不是为了让我们向家人炫耀,不是为了发泄。而是为了塑造自己,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爱去了解,有更大的胸怀去接纳,让自己活一个真实的生命。我们不求改变,只求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承担起自己生命成长的责任。

你可以准备一张纸,一支笔,记录所发生的一切。

第一步:三代家庭图:你的家人都有谁?

首先要弄清你的原生家庭里都有谁。自己这一代,父母一代,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代。有家族中,有没有迁移到别处居住的亲人;有没有夭折、流产、堕胎的亲人;有没有送养、抱养的亲人;有没有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亲人等等。

你来了解所有家庭成员的姓名和年龄,还应提供他们的出生、逝世、结婚或离婚的日期。你尽可能知道的信息都在这张图上显示。

然后我们来画家庭图。

代表男性(方框)

代表女性(圆形)

去世、夭折、流产(知道性别)、堕胎(知道性别)

流产(不知道性别)、堕胎(不知道性别)

家庭图范例:

第二步:讲家庭故事

一旦完成自己的三代家庭图,我们就会产生一种全新的家庭归属感。我们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了整个家庭,还发现了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的各种关系和模式,还会发现我们内心隐藏着的情绪、情感。

你还可以向你的家庭成员询问,让他们补充缺失的家庭成员姓名和大事件日期。这是个好的开端,也是个爱的行动的开始。

对于向亲人询问信息这个环节,有些人常常感到犹豫。担心亲人拒绝,担心他们不说。但实践证明很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要你向亲人表明你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也有能力帮你,而你也非常感激他们的帮助,他们往往就会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甚至还会满怀激动地和你一切来完成这项工作。

讲家庭故事帮助我们:了解自己的家族;可以让你与其他家庭成员以一种温和的、不那么激烈的方式进行互动。这为你和其他家庭成员提供了积极互动的机会。当你去询问、去了解时,在你们中间就会营造出温暖、积极的情感,而且你们之间爱,就在你们的交谈中流动。

绘制完成后,如果你的好朋友(而非家庭成员)愿意倾听,可以向他们展示你的家庭图,将你对各位家庭成员的了解告诉他们。并向他们解释彼此之间的血缘关系,还要鼓励他们询问有关你家庭的问题。

第三步:回应

讲完你的故事后,邀请你的好朋友给你回应。这里的回应是: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有四个原则:1、不建议。2、不批判。3、不讲自己的故事。4、用第二人称“你”来回应。

这样的回应,让你看到更多真实的部分,有爱的部分。

画家庭图,是我们与家庭成员连接的一个过程,也是我们表达我们内在的机会,它可以让我们看到我们的内在情感、情绪,也可以让我们用真实的眼光来看待曾经发生的事件。

在节目的最后,再次邀请您,画一张自己的家庭图,讲一讲自己的家庭的故事,听听他人的故事,你的生命也许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礼物。

谢谢您的聆听,我们下次再见!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儿童圣经故事】51|厄则克耳的预言

播音:陈亭姐姐&小比

本期节目内容简介:

今天我们要介绍第三位大先知,厄则克耳。小朋友们还记得我们上个礼拜说到犹大过的耶肋米亚吗?对,就是那个为了传达天主的话受了很多苦的先知。就在耶肋米亚努力的规劝同胞要做补赎改过自新而徒劳无功的时候,厄则克耳先知被上主召选了。他出现在巴比伦充军的以色列人当中,也就是北国的以色列。厄则克耳对以色列人说:耶路撒冷已经因为百姓的败坏而遭受了无可幸免的灾祸。同时厄则克耳为了安慰并且鼓励他们,也把默西亚救主要来拯救世人的消息预告给了他们……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家庭课堂II】|第十二讲:为什么我们要看到原生家庭的痛?

主讲人:张玉芳老师

课堂内容:

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我们过去用了将近一半的时间分享家庭中痛处,虽然我知道大家不想讲述,也不想去看,或者不想去听。因为谁都不愿意再次面对曾经的痛处,也不愿意再受一次苦。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探索的是:为什么我们要看到原生家庭的痛?

首先,我想用《幸福童年的秘密》这本书的作者爱丽丝·米勒说的:没有人能改变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因此,我们在童年受到的伤害是不会自动消失的。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修复自己,以重获健全的身心。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便需要更仔细地洞察藏在自身内在的讯息,并把它有效地带到意识中,这个过程必然不平顺,却是唯一能使我们摆脱无形的童年牢狱的出路。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把自己从一个无意识的童年受害人,转变为在现实生活中的有责任感的人。这样的人由于清楚地意识到过去发生了什么,因此能够与那些记忆共存。然而,大多数人,都适得其反,并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仍影响着现在的生活,甚至,有许多人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他们不自觉地生活在过往被压抑的童年情景中,意识不到那些光景已不复存在;他们仍然对过去所害怕的事心有余悸,并不了解它们尽管曾经真实,但早已随时间消逝。他们的生活被无意的记忆、被压抑的感情和需求主宰,几乎决定了一切。

压抑童年所经历的可怕虐待事实,使许多人不但毁灭了自己,也断送了他人的生活。他们地无意识的对报复的渴望,很可能使自己卷入暴力的深渊,烧屋毁店,对人施暴,透过这种毁灭的方式,他们掩盖属于自己的事实,以避免再次体验到孩提时承受过的绝望折磨。

还有些人,则是在各式各样的自我折磨和自虐行为中,主动地、或无意识地延续着曾经强加在他们身上的痛苦,却自认为这些行为是种「解放」。

其次,我想用《走出受伤的童年》这本书里讲到的:这是我们共同背负的债。我们走的路足够长了,现在应该要思考比较宏观的事,不应该再局限于父母对我们做了什么。所有的人都渴望从愤怒和痛苦中解脱出来,期盼正义得到伸张。我们希望自己的痛苦得到别人的认同,而这份痛苦把我们禁锢在孤独的小房间里,使我们对外面更大的世界麻木无感。不过,与此同时,还有另一拉力把我们拉出去——以超越我们自身、超越痛苦的目光去看事情。

现在我们要往那个方向前进,从我们自己的故事转过头来,好好看看父母的故事。或许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以全面性的目光去看母亲和父亲的生命。除了对我们施加伤害这一点外,他们的为人究竟如何?要看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我们只能勉强反观自己,但看得不清楚;对于父母,我们盲目的程度往往更严重,原因有很多,可能是我们不想花时间去深入他们的心灵和历史,我们一向跟父母保持距离。

事实是:我们都是受害者。父母的童年也有他们的苦楚,也有他们成长的功课,这些需要我们的了解。我们和我们的父母一起修复共同承担的伤痛。同理心,是一次弯身向前,是一次转头回首,是从马路、房间对面传来鼓舞的眼神。我们也需要对我们的父母有同理心。

第三,与父母和解是我们一生的功课。在工作室中,我看到很多人说起父母时,都泪流满面,小时候的因为父母的一个眼神、一句话,或感受到父母对其它兄弟姐妹比对他好,或是因为父母不喜欢他,或是不正眼看他一眼等等,而无法原谅父母。当我们能看到父母的生命故事,看到他们生命中所发生的事,听到他们的心声,感受到他们当时的感受,或许你会对他们有一个不一样的认识。我们需要从与父母的相处中,了解自己需要与父母和解的地方。当你感觉自己无力、无助时,不仿与父母连接,因为那是在与我们的根相连,与根相连,生命才有力量和活力。与父母和解,是我们一生的功课。

在节目的最后,也祝福所有的成年人,能找回自己遗失的生命,带自己回家。

谢谢您的聆听,下次再见!​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儿童圣经故事】50|耶肋米亚的使命

 

故事内容简介: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先知耶肋米亚。距离耶路撒冷不远有一座小城叫阿纳托特,耶肋米亚就诞生在这个城里。当时正是莫纳舍当犹大王的时候​,这个莫纳舍就是杀死依撒意亚的那个人。所以,死了一位先知,还会有一位先知来继续履行天主的计划。那耶肋米亚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呢?他经历了什么呢​?我们一起来听听看吧……​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家庭课堂II】|第十一讲:我是坏孩子——家庭中的情绪虐待

我是坏孩子——家庭中的情绪虐待

主内的兄弟姊妹们,主内平安!桃乐蒂·罗·诺特说:生活在批评中的孩子——学会指责;生活在敌意中的孩子——学会争战;生活中羞辱中的孩子——学会自贬。可见,一个孩子的生活环境,是多么重要啊。那么,一个孩子如果生活在情绪虐待中,又会是怎样呢?今天我就了大家一起来探索一下:情绪虐待。

在我的经验中,父母们来我工作室,无论是参加生命成长读书会、还是参加工作坊、个谈的最初原因,大多是因为孩子。因为孩子不听话,因为孩子挑战父母,因为孩子不想上学等等。其实,孩子为了生存,需要父母的注意力和时间,也需要父母对他们所拥有的感觉给予肯定、指引和示范。同时,孩子也提供给父母许多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孩子在某些阶段的发展,往往会引发父母想起自己当年同一发展阶段中曾经历的需求。例如:幼儿提供机会让父母了解自己在婴儿期经历了什么;青春期的孩子会提醒父母自己也曾经年轻过,曾具有一切年轻人的心态和情绪。父母从孩子的身上能够看到自己曾经拥有,而且可以再度运用的情感生活。在成长过程中,孩子需要大人给予大量的情绪支持以及实质的帮助,这些支持需要具有下列特质:

1、尊重孩子。

2、了解孩子的需要。

3、包容孩子的感觉。

4、接受孩子的独特性。

5、愿意从孩子身上学着了解情绪的本质。

6、愿意去接触自己心中潜藏的内在小孩。

在现实的生活中,父母随时带着情绪,不能提供给孩子上述的支持,还会在情绪上侵犯和伤害孩子。在我们的意识中,强烈的情绪是不好的,应该加以控制,否则会让我们失去理性。在所有的情绪中,最让人害怕的两种情绪是愤怒和有关性的感觉。

有关情绪的部分在第一讲中讲过,这里就不多讲了。这里想说的是:情绪是一种能量,不是压抑了它,它就没了,反而越压抑会越大。情绪需要了解和表达,需要疏导和疏通。

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他们的情绪上需要哪些照顾和满足呢?

1、反应、共鸣和肯定:孩子需要父母及时的反应及回应,共鸣及肯定。在孩子出生的前15个月里,孩子需要一张具有慈爱眼睛的脸孔,在这眼神中所包含的,将是孩子日后自我统整时的核心和基础。孩子的内在感觉形成自我核心,来自母亲对他的感受。

2、接触、温暖和归属:如果父母的情感受到压抑,就无法给予孩子所需的接触;而接触是信赖的来源,缺乏肢体接触对婴儿而言是致命性的欠缺。孩子需要得到父母发自内心的喜爱,否则就会被迫创造一个幻想中的关系来满足自己,以便让自己有力量前行。情绪的抚慰是个人的基本需求,如果孩子得不到,会不择手段谋取情绪的抚慰,甚至于用不健康的方法,如闯祸、惹麻烦等,

最终的目标仍然是希望得到大人的注意和情绪层次上的接触。

3、自我接纳与自我实现:个人的独特性需要得到肯定和接纳。孩子需要从照顾他的成人眼中见到全部的自己,如此才会产生一种自我感且建立完整的内在人格。如果部分的自己被接纳,而另一部分不被接纳,则不被接纳的部分会与自我分离。每次我们接触到不被接纳的部分时,都会感觉内在的父母用眼神及语言拒斥它们。而这些不被接纳的愤怒、攻击和情欲等只好转为地下活动。然而它们仍具有活力,在我们的意识范围之外生存活跃。

4、自主、独特、空间与分离:孩子的成长需要他发展自主,这个阶段的孩子,最大的危机是羞愧感。他/她也需要有自己身体的空间,这是建立身体界限的基础。分离与融合,既能做自己又能与家庭融合。

5、快乐、痛苦和刺激:孩子需要乐趣和游戏,需要适合自己年龄的挑战性刺激,也需要经历适当的痛苦和磨难。

6、可信赖及可预测:孩子需要可信赖的父母来测试自己的限度。这是形成自我所需要的测试,唯有可信赖及心理平衡的父母,才能让孩子安心探索世界。

下面是如果我们曾经没有得到这些,得到的是情绪虐待的经历,我们会怎样?

1、害怕遗弃——你无法舍弃事物也很难离开别人,会想长久维持某些关系,即使那份关系不合宜或不健康,却仍不舍,或者你收藏许多东西不愿丢掉。

2、情绪不分化——你弄不清楚自己的感觉,也不晓得该如何正确地表达情绪。生气时哭泣,害怕时发怒。

3、思想混乱或偏差——你说话时有太多琐碎的内容,使人感到乏味。你强迫性地担心一些不可能改变的事,像是世界和平、社会治安。一点小事就让你着急不已,但是你往往停留在思考阶段,很少付诸行动;你很爱分析自己的问题,却很少动手去解决问题。

4、无法建立亲密关系——当你对某人有亲密感,就会不自觉地破坏彼此的关系,你常被那些其实不会真正爱你的人所吸引,对健全的亲密关系不屑一顾。

5、失去情感的活力——有人说你冷漠而机械化。你表里不一,嘴上说很兴奋,其实没有;嘴上说很生气,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事实上你的情感麻木。

6、有个规矩:不准表露情绪——你生长在一个不准表露情绪的家中,不用多说,你就应该知道父母爱你。家人永远不会说出自己的愤怒、害怕、心痛和悲伤,你当然也不会把内心的感觉说出来。

7、假我——你伪装自己以达到设定的形象,你戴着面具,掩饰情感,扮演僵化的角色。伤心时,你微笑着说:“我很好”。气的发抖时,你说:“我没事”。

8、玩心理游戏、操纵别人——你花许多精力玩儿心理游戏,想操纵别人,因为你不知如何用坦诚的方法满足自己的需要。

9、纵容自己——你有时很放任自己,别人不满足你的希望你会很生气。你很专制、缺乏耐心,希望别人迅速了解你的需求。生活中出了问题,错误要归于他人,你不认为自己也该为事情负责。

10、内心贫乏而需求不尽——你内心干枯贫乏,期望有人来滋润、满足。你走入婚姻是企盼有人会好好照顾你,但你的需要像个无底洞,可能你也弄不清自己到底要什么。

11、欠缺处理情绪的能力及沟通技巧——强烈的情绪常会淹没你,你也害怕别人强烈情绪,你无法传递自己的感受,也很难了解别人的心情。

12、既是迫害者又当受害者——在人际关系里,你轮流扮演受害者及迫害者的角色。

13、失去内在的统一——你所疏忽和隔离的感受有时会蹦出来。例如,出其不意地大发雷霆,你会说:“真不知道我中了什么邪!”

14、过分关心他人的感觉——对他人的感受很敏感,一直努力安慰他人。如果别人生气了,你会改变自己的行为使他们息怒;如果他人伤心,你会设法减轻他的伤痛。

15、“现在”恐惧症——你追悔过去,希望重新来过;你对未来充满幻想,常告诉自己:明天会更好!你活在过去及未来,而非现在;回忆和幻想是你逃离“此刻”的方法。

16、把自己的情绪,留给自己最亲的人:爱人和孩子——你会把你的情绪,留给你最亲的人,让他们为你的情绪承担责任。

这些只是情绪虐待的一部分,我们要先从自己身上去留意,情绪虐待在自己身上的表现,了解它,改变从自己开始。

谢谢你的聆听,我们下次再见!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儿童圣经故事】49| 先知(一):依撒意亞蒙召

这一档新的节目《儿童圣经故事》,是电台中文部邀请陈婷老师和小朋友小比,用非常生动的语气,给儿童讲解圣经故事。希望大家在教育孩子人生道理的同事,也不忘记借用圣经故事来给予孩子信仰的培育。

圣经中充满各式各样的故事, 能够激发儿童丰富的想像力。在轻松的说、笑、问、答之间, 赤子之心提早认识了天上的父。

撰稿:李秀英

播音:陈亭姊姊&小比

故事内容简介: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先知(一):依撒意亞蒙召》,那你们知道圣经中所提到的先知是做什么的吗?在圣经中的先知,是天主所特选的人,他们奉上主的名,向人们说话,当选民越轨误入歧途的时候,先知就提醒他们,回归正途。。。。。

请点击上面音频收听完整节目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家庭课堂II】|第十讲:父母对孩子的负面评价或话语虐待

父母对孩子的负面评价或话语虐待

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今天我想和大家探索的是:父母的负面评价,或者是话语虐待,为我们孩子带来的影响。

大多数的家长都会偶尔对孩子说些贬损的话,这还够不上说是“话语虐待”。但如果家长经常对孩子的外表、智力、能力或作为人的价值进行语言层面的攻击,那就属于虐待了。

在我的工作室中,我曾听到来访者对自己残酷且刻薄的评价:

“我妈常说,早知道我这么不争气,当年不生下我就好了。”

“我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我妈常给我说,如果我是男孩,她就不用再辛苦的生下面的两个妹妹了。我也觉得我没用,如果我是男孩,妈妈就不用受苦了。”

“我爸常说,我不如弟弟,我一直很希望我是男孩,你看我的头发,我的衣服,都是男孩子的样子,我特别希望自己是男孩,这样,我就可以让我爸多看我一眼了。”

面对这些父母的尖刻的评价,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是多么残酷啊!它会深深地刺伤孩子的心,行成负面的影响。

父母对孩子的话语虐待,有两种表达:一种父母是直接地、公开地用恶毒的话语贬损孩子。他们可能会骂孩子愚蠢、没用或是长的不好看,要是当初没把孩子生下来多好。他们无视孩子的情感,也无视自己频繁的话语攻击,对孩子处于形成中的自我意识所产生的长期影响。另一种父母会通过长期的取笑、挖苦、取侮辱性的绰号或是拐弯抹角的羞辱来对孩子进行话语虐待。他们常常会给自己的虐待行为披上一层幽默的外衣,来掩饰对孩子的羞辱。孩子对这些幽默的理解还停留在字面含义的层面上,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处世经验,无法理解父母口中的“不听话,就不要你了”之类的说法其实只是玩笑。

为什么父母会用话语戳伤我们?

1、父母的争强好胜。开明的父母会满心欢喜地看待孩子能力的增长,争强好胜的父母则常常会感到失落、焦虑,甚至恐惧。他们大多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但他们认定这一切都是孩子惹的祸。经过青春期,小女孩开始成长为女人,小男生也开始变成男子汉。孩子的青春期对缺乏安全感的家长来说,是一个极具威胁性的阶段。母亲的内在小孩看到一个比自己优秀的女孩——自己的女儿,父亲的内在小孩看到一个比自己优秀的男孩——自己的儿子,父母的内在小孩会把儿子、女儿视为竞争对手,总觉得贬低他们,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渺小与无能。这样的父母在童年时期往往经历过匮乏之苦——衣食的匮乏或是关爱的缺失。所以,不论现在拥有多少,他们依然会活在对匮乏的恐惧之中。这类父母中有许多人会与孩子重演自己当年与父母或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这种不公平的竞争给孩子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2、父母对孩子不切实际地期待。很多父母期望自己的子女是十全十美的,如果孩子有缺失出现,就很容易引发父母激烈言辞的攻击。这样的父母似乎生活在幻想之中:如果他们能敦促孩子做到十全十美,他们便是完美的一家人。他们将维系家庭稳定的重任完全推给了子女,以此来逃避他们无法提供这种生活的事实。而孩子一旦失败,便会成为他们的替罪羊,背负起所有家庭问题的责任,当然,还要再一次承受他们的责难。这样的子女通常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为了赢得父母的爱和赞许而不断的苛求自己;要么极力反抗,向父母期待的反方向发展,破罐子破摔。

父母的负面评价或话语虐待,对孩子造成的结果:

孩子会因为朋友、老师、兄弟姐妹以及其他家庭成员的贬损受到伤害,而最容易带来伤害的还是父母,毕竟,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父母就是孩子的整个世界的中心,如果父母说我们是糟糕的、没价值的、不堪的,作为孩子的我们是没有能力和力量去反驳父母的。慢慢地,我们也就逐渐相信了自己确实是糟糕的、没价值的、不堪的。当我们从别人嘴里听到关于自己的负面评价,并让这些评价进入我们的潜意识时,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内化现象”,即我们相信了父母口中对自己的负面评价,并且把这些负面评价在内心转化为对自己的信念。即变“你是”为“我是”——就形成了自卑心理的基础,并会伴我们一生。这便是父母的话语最具有杀伤力的地方,它迫使我们从心底屈服于父母带来的伤害,并且扭曲了我们对自我与世界的认识;损害了我们作为一个可爱的、有价值的、有能力的人的正当的自我认知,还会对我们的生存方式及成就价值产生必然的负面预期。

在节目的最后我也邀请大家:去留意自己对自我认知的信念,是不是真实且客观的。

谢谢您的聆听,我们下次再见!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儿童圣经故事】48| 德訓篇:望教友之书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德训篇》,这是智慧书的最后一篇,这篇是最长也是最丰富的一本。在古时候,犹太人把这本书作为教训望教友的课本。望教友就是渴望听天主教的教理,渴望慕道的朋友们。德训篇的作者是耶路撒冷人希腊的儿子,他的名字叫做耶稣。他只是名字叫做耶稣,但他不是天主的独生子耶稣基督。。。

请点击上面音频收听完整节目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家庭课堂II】|第九讲:父母留给孩子的身体记忆

主题:父母留给孩子的身体记忆

主内的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今天想和大家探索的是:父母留给孩子的身体记忆。

身体暴力是一种普遍的虐待。我也相信大多数人都有过挨打的经验,原因是传统文化使我们相信“不打不成器”,打小孩才能使他们学会尊敬及服从父母。暴力行为为个人心灵及意志带来极大的束缚。

惯于体罚的父母常有以下的特征:自我价值感极低、对他人的感受不敏感、自己也曾受虐、童年缺乏亲情;对于爱和安适的需要未获满足,却又否定自己有问题,不承认童年会造成不良影响,也自觉没有能寻求忠告的对象;对孩子充满不却实际的期望、盼望孩子来满足他,当孩子做不到时,即视之为拒绝或忤逆而感到挫折愤怒,把孩子当成大人看待。研究指出,亲生母亲虐待孩子的比例比父亲多出5%。

在病态家庭里,身体虐待是家常便饭,包括使用皮带、扫帚痛打孩子;虐待方式包含打耳光、扯头发、脚踢、捏拧以及威胁要将其抛弃或将之关进黑房子。其他孩子被迫目睹父母的暴行,也何尝不是承受家庭暴力的形态之一?

虐待妻子也常见于暴力家庭中。孩子目睹母亲被虐待时,所受的心理创伤不亚于自己亲身受虐,目睹暴力的小孩同样是暴力的牺牲者。

父母为什么会打孩子?

多数的父母都会不时的产生想要打孩子的冲动,尤其是在孩子不停地哭泣、烦扰父母甚至挑战父母权威的时候,这种冲动便会异常强烈。有时候,与其说这种感觉是孩子的行为所致,倒不如说是来自于我们自身的疲惫、压力、焦虑或不快。多数人能够成功地克制打孩子的冲动,不幸的是,也有不少人无法如此自制。

首先,他们都极度缺乏对冲动的控制力,只要有负面情绪需要发泄,他们就会选择对孩子动粗。其次,对孩子实施身体伤害的父母往往自己就生长于充满暴力的家庭,他们成年后的大部分虐童行为正是他们童年体验和感悟的重演。他们的角色榜样就是曾虐待自己的父母,而暴力就是他们学会的解决问题和发泄情绪(尤其是愤怒)的唯一手段。

许多虐待孩子的家长是带着严重的情感缺陷和需求不满步入成年的,在情感层面上他们还只是孩子。他们会将子女视为自己父母的替代品,并在他们身上寻求父母从救未给予自己的情感满足。当子女无法满足这种情感需求时,他们就会被激怒,进而将怒火以的形式发泄到子女身上。在那一刻,孩子更像是父母的替代品,因为施虐者真正的愤怒对象正是他们的父母。

身体暴力的后果是什么?

受虐者和暴力行为难以割舍,由于自尊严重受损,自我概念被贬低,越发认为自己不具备有选择的权利,因此和暴力也越来越难以分离。

我们上面讲了,通常虐待子女身体的父母自己也曾受虐待。有一个女孩在目睹母亲被父亲迫害之后,相信自己也终将无法逃过被虐待的命运,而会像她的母亲一样,难以逃离男人的掌握。

受过虐待的母亲所生养的儿子,可能会成为母亲压抑愤怒的牺牲者,并且成为她的出气筒。如果他目睹父亲的暴力行为,长大后他会相信男人就是比女人优越,并且认定男人才是一家之主。男孩通常比女孩更认同暴力,在目睹暴力后也成为一个暴力主义者,认同施暴是克服无助及无力感的一种方式。认同施暴者的人丧失了自己的判断力,并因此也成为一名施暴者。这样的认同可以让他觉得安全而能生存下去,每一个施暴者都曾是一名受害者,虐待太太及孩子的人一度也极端无助。

身体虐待是性虐待以外最能羞辱孩子的做法。它经常公开实施,左邻右舍、兄弟姊妹及陌生人都看得见。那种羞辱的感觉,如同在毫无准备下被要求脱光衣服一样,有的孩子就是被父母公然命令脱下裤子打屁股。

这种羞辱也造成伤害性的副作用,包括减低个人脱离困境的斗志、认为自己完全无法掌握命运,因此剥削个人学习去化解困难的能力,也缩小了抉择的范围。个人意志因而变得软弱无力,对于所拥有的选择机会浑然不知,慢性的忧郁病则可能由此产生。

不少人的童年是在咬紧嘴唇、强忍呼叫的痛苦当中度过的,长大后,这类经验是我们不想再去碰触和回顾的。然而倘若我们身上曾发生过类似事件,我们就是帮助自己从受伤中康复,面对事实、“发现事实”常是处理虐待经历的第一步。我们在受到侵犯时的第一个反应通常是害怕,怕自己会死去,紧接着被亲人背叛的痛心,最后的反应是愤怒、羞愧和发现自己孤立无援而无助。由于痛苦过巨,个人会变得麻木冷漠。在此浑浑噩噩的麻木状态中,最易养成强迫性、上瘾的行为。

你认识身体暴力吗?你也会视之为正常无所谓吗?你是否认为父母有权力这么做?或觉得是自己不够好,活该承受这些?让我们开始正视这些问题,好吗?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你不是故意的,不等于你没伤害我”——致父母

“你不是故意的,不等于你没伤害我”——不称职的父母

主内的弟兄姊妹,主内平安!每个人在自己的家庭中都有自己的位置,孩子有孩子的位置,父母有父母的位置。可很多时候,孩子在父母的位置,而父母除了年龄是父母的年龄外,父母的心理却在孩子的位置。今天,我想和大家探索的是:“你不是故意的,不等于你没伤害我”——不称职的父母。意思是说:父母在无意中,而伤害了孩子。

我们先来听听一个学员的故事:

我的一个学员——叶子,给我打电话说:“妈妈让我回家,因为她和爸爸吵架了。今天不回去,明天一定得回去。我学习了,知道我只是他们的女儿,我不想再干涉他们的问题,我只想好好的做孩子。”边说边哭了起来。快四十岁的人了,常常调解父母争吵的问题;父母也60多岁,还在做孩子。

“我从五、六岁时,就开始照顾我的弟弟,因为计划生育,我的父母不得已常年在外地生孩子。一开始,把我和大弟留在家里,生了二弟,又把二弟留在家里,一直到他们生下四妹,才回到家。我和二弟的关系最好,好像我是他的母亲,他结婚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看着买的,当他结婚的时候,我感觉是我的孩子结婚,我特别伤心、难过,感觉再也不能为他做事情了。父母吵架了,都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调解。我不回去,他们要么大打电话给弟弟,让弟弟回去,要么等我回去了就责问我:是不是他们的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不听话了等等,总之,什么难听,说什么。我都不知道我活着是干嘛的,难道他们生下我来,就是为了发泄他们的情绪吗?我不想做他们的小孩,我不想做他们的女儿,太累了。”

那时的叶子不过是个孩子,却要背负父母要承担的责任——照顾两个弟弟,这样的重担,为一个孩子来说,太沉重了。迫于家庭的压力,她长大的太早也太快了,也因此被剥夺了本应属于她的童年。在小伙伴们玩过家家的时候,她却要待在家里,代替父母照顾两个弟弟,履行家长的职责;小伙伴们放学回来,可以等着吃饭,而她要给家人煮饭。她为了让家有家的感觉,当起了“小家长”,没有时间照顾自己,也没有人回应自己的需求。既然需求得不到回应,干脆就否认自己有需求,以此来对抗孤独感和情感缺失。她的存在就是为了照顾别人,至于她自己则无关紧要。更可悲的是,她不仅是弟弟妹妹的“母亲”,甚至还成为父母的“家长”——调解他们的矛盾。

对于身陷角色颠倒的混乱之中的孩子来说,无力感如影随形。他们无法发挥大人的作用,因为他们原本就不是大人。但是孩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败,他们会单单地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并因此感愧疚。他们所背负的强烈的负罪感和责任感会一路跟随他们步入成年阶段。他们常常受困于这样的恶性循环:起初一力承担起所有的责任,接着不可避免地感到力不从心,之后因为无法胜任而产生负罪感,继而加倍努力地试图挽回颓势。这是一个足以耗尽心力的恶性循环,引发的后果必然与日俱增的失败感。

当他们进入婚姻,可能还会在自己的原生家庭中,担负着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而在现有的家庭中,如同当年的父母的一样,把自己的孩子,推到自己父母的位置,因为人都需要有父母,自己的父母成了自己“小孩”,自己成了父母的“父母”,那自己的小孩,就成了自己的“父母”,这个的恶性循环,一直在家庭里被“称赞”。

每人都需要为自己负责,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父母需要尽父母的义务:满足孩子物质上的需求;保护孩子,使其免受身体上的伤害及感情上的伤害;满足孩子对爱、关怀及更深层次的情感需求;在道德伦理方面给予孩子正面的引导等等。作为曾经的孩子,我们也需要为我们的生命成长负起自己责任,我们不需要为他们辩解说:“他们并不想伤害我”,“他们已经尽力了”,“在那个年代,都是这样子的”。我们可以选择以成人的眼光看见曾经需要关爱、需要呵护、需要被照顾、需要拥抱的内在小孩,去给自己的内在小孩爱的温暖。让成人越来越能为内在负责,也越来越有力量更爱自己,更为自己负责。

谢谢你的聆听,我们下次再见!

真理文化